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左旗-新派朗诵

倡导自然的声音 抒发真实的情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派朗诵:一堂实践课  

2011-07-22 02:30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新派朗诵:一堂实践课 - 左旗 - 左旗-新派朗诵
 新派实践课——第八十四讲“岁月的墙”教学录音
 
 
      教学范文  作者:周涛  改编:左旗
 

每到深夜,我就会听见一个声音 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:“我老了……”声音 若有若无、时隐时现,但即便是聋子 也能听得见。我惊恐地站起身来,四处张望。

我猜测,究竟是谁 不断地、恶意地 用这句诅咒般的话 来提醒我?最终,我发现那声音 源于我自己。它就藏在我的肋骨后面,喑哑、空洞、一刻不停地重复着:“我老了,我老了……”

顺着声音 我走进时间深处,看到了 一堵一堵的墙。这是一些 由岁月的遗物垒筑而成的 断壁残垣。有回忆的瓦砾,有往事的泥沙,还有因时代的变迁、记忆的模糊 造成的坍塌。

这些墙,并不是很高 很大,不是那种 雄关险隘的城墙,也不是那些 深宅大院的围墙。它们有点像 旧长城的遗址,或者某处 乡下农家的矮墙。

第一次遇到这些墙,是我三十岁的时候。在一个异常真实的梦境里,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四十岁。“四十岁?”我在梦里急得喊了起来,“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得那么老?”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极力挣扎、抗拒,然而,一切 都是徒劳。沉重的土壤 一层一层埋到了我的胸口,我在梦里绝望地哭泣。

当我从梦中哭醒,才知道那只是一场梦,我依然 只有三十岁。不过,我并没有太多的喜悦,因为那种生命的荒凉,已经被我真实地触摸到了。

从那以后,我顺利地度过了自己的四十岁,转眼,又将迎来人生的 第五十个年头。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旅程,我的内心 越发平静和安然。我知道,对于衰老的叹惋,只是梦中的呓语,那些岁月的墙,终将 成为过往。

 
 
       教学笔记  整理:恬淡 学员:绿萝
 
       课堂前言:
 

 朗诵第一步,是对文章的选择,有要求,有标准,有高度。这是文学素养,也是我们在学习朗诵的过程中需要不断提高的众多素养之一。同时,诵读者要培养一颗敏锐、细腻、善感的心,有助于对文字把握一个准确的情绪基调。

这篇文章带着一些抽象的意味。岁月,是一个时间,墙,是在一定的时间段存在的某个物质形态。墙,这个词充满了哲学意味,它形成一个区域,形成一个范围,给人一种被约束、限制、阻挡、分割,甚至是囚禁感。每个人都会侧重于“墙”的一方面的意象去展开。岁月的墙,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一些岁月的痕迹,记录,甚至是岁月的一些牵绊、一些阻挡,我们要逾越它。 

这篇文章的诵读要注意:在句子、段落这样的独立单元里,气息要完全放开,否则,通篇的诵读就会一直处于一个紧张状态;要学会找到气息歇脚的位置,让气息落地,很好地完成气息的循环,让听者感觉到一个句子读完了,可以松口气了。这很重要!气息上的充沛会让声音控制更有把握。不要刻意去控制声音,即使字音含混些。前提是要凭借正确的断句和重音,读出文章基本的句子结构,即句子轮廓。特别注意的是,句子和段落,要具有独立的气息循环。 

朗诵最基本的目标是——传情达意,把话说明白,把感情传递出来。传情达意的基础是:对句子,段落,文章的通篇结构,在你心里要有一个“全豹”、“成竹”,才能够从容地调度段落间的疏密,形成通篇的结构。这种调度是根据上下文的意思,段落间的内在联系进行的。要避免机械地等分,这会造成通篇节奏死板,带来听觉上的乏味。


 

      全文拆解:

第一段:

每到深夜,↑我就会听见一个声音/ 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:–“我老了……”声音 若有若无、时隐时现,但即便是聋子 也能听得见。–我惊恐地站起身来,四处张望。

文字分析:这段开篇入境,声音里要带着一种暗示性色彩(这是什么声音,这声音是谁发出的,这声音背后将引发一个怎样的故事?),铺陈出一种略带惊悚的氛围,但要注意避免前重后轻。

1. 第一句,“每到深夜”声音里要有一个色彩,一种情绪上的暗示,表现出一种惊悚,但不要过于渲染情绪,要避免暗示性情绪超越后面主句;后面注意平衡, “一句话”不要掉下来,顿一下,为后面跳转做好铺垫;“我老了……”跳转,表现出语气,跟前面拉开距离; “若有若无”“时隐时现”气息推,后面“但即……听得见”继续推,递进;“听得见”气息落地,一句话结束。

2. 注意:

① 在音高上——“若有若无”“时隐时现”“但即……听得见”是并列关系,在诵读中,我们要通过音高上的变化,赋予句子听觉上的一种韵律。

② 在节奏上——它们在逻辑上是平等的关系,要把它们整合到同一句子中,而不要把“但即……听得见”读成一个单独的小句子;诵读时要读得紧凑,它们之间的间隔不能超越后面句与句之间的间隔。

3. 第二句,“我惊恐地站起身来”气息重新提起来,形成两句话的相对独立。

 

第二段:

我猜测,↑究竟是谁 不断地、恶意地 用这句诅咒般的话 来提醒我?最终,我发现那声音 /源于我自己。它 就藏在我的肋骨后面,↑喑哑、⌒空洞、⌒一刻不停地重复着:–“我老了,我老了……”

文字分析: 这段要注意重音表现和句子贯穿。

1. 第一句,这句重音位置一定要精准,读出力度。要放开声音表层的修饰,让气息真正摆脱束缚,有一个准确的气息动程。“话”不要掉下来。

2. 第二句,这句要读出错落。“源于我自己”表现断句,要读出递进。

3. 第三句,这句要注意贯穿。“后面”不要掉下来;“喑哑、空洞、一刻不停地重复着”捏紧,“重复”不要掉下来;“我老了,我老了……”跳转,节奏变化,同前面拉开距离。

 

第三段:

 顺着声音 我走进时间深处,看到了 –/一堵一堵的墙。这是一些 ↑由岁月的遗物垒筑而成的 ●断壁残垣。有回忆的瓦砾,↑有往事的泥沙,↑还有因时代的变迁、记忆的模糊 ●造成的坍塌。

文字分析: 这段要注意声音的错落,注意句子中并列部分的贯穿。

1. 第一句,通过断句的句子间隙,体现节奏变化。通过断句把整个句子分为四部分,“”顺着声音“我走进时间深处”“看到了”“一堵一堵的墙”,其中“一堵一堵的墙”最重要,要给予它足够的重视,在表现之前留出足够的间隙,在音高上要有倾斜。“墙”,通篇第一次出现,要着重强调。

2. 第二句,气息一直往上推,避免把句子读碎了。

3. 第三句,气息重起,注意读准重音“瓦砾”“泥沙”“坍塌”,把它们放在一条线上;注意,“有”“有……”“还有……”是并列关系,遇到同样并列的部分,如果句子涵盖的字数比较多,分量比较重,尽可能把它一带而过,形成同前面并列部分的平衡。否则就会形成这部分的相对独立,使句子产生割裂。

 

第四段:

这些墙,↑并不是很高/ ↑很大,不是那种 雄关险隘的城墙,/也不是那些 深宅大院的围墙。↑/它们有点像 ↑旧长城的遗址,●或者某处 乡下农家的矮墙。

文字分析:这段还是要注意情绪上的暗示。整段要注意“不是…”“也不是…”“有点像…”“或者某处…”之间的贯穿;把它们捏紧,在气息上不要累。

1. 第一句,注意气息不要累——“并…”“很大”之前连偷两口气,拉开距离,给听者以想象的空间;注意抓住几处重音“城墙”“围墙”“遗址”“矮墙”;注意“不是…”“也不是…”之间的递进。

2. 第二句,注意同前句的贯穿。“它们有点像”音高要上去,表现出一种情绪上的暗示,读出语气“它们到底像什么?”;注意“或者某处”是个平衡断句,气息顺带到前句。

 

第五段:

第一次遇到这些墙,是我三十岁的时候。在一个异常真实的梦境里,我发现自己 已经到了四十岁。–“四十岁?” –我在梦里急得喊了起来,–“怎么可能一下子 变得那么老?” –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极力挣扎、抗拒,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。沉重的土壤 一层一层埋到了我的胸口,我在梦里 绝望地哭泣。

文字分析:这段通过梦境,表现出人们对死亡,对衰老的恐惧。要格外注意跳转,跳转前后要给足断句空间,问句要给足语气。诵读前要清晰朗诵的三类句子:陈述句、描述句、抒发句,清晰这三类句子在气息,重音上的安排。

1. 第一句,陈述句,要避免情染。注意表现逻辑重音“三十岁”。

2. 第二句,继续陈述。注意突出情态重音“异常”,强化语气;“四十岁”强调重音,强调同三十岁之间的关系。

3. 第三句,这句一定要体现出跳转,跳转时要给足断句空间。“四十岁”之前要留出足够的间隙,“四十岁”要读出足够的语气;之后跳转,回归陈述,同样要给足断句空间,音高上要有错落,注意突出“喊”; 接着,继续跳转,“怎么可能一下子 变得那么老”要给足语气,跳转前后都要给足断句空间,然后又回归陈述,音高上要有错落;“一切 都是徒劳”要加大表现,“一切”涵盖了“急得喊了起来”“极力挣扎、抗拒”,要读出涵盖感。

4. 第四句主语发生变化,这是个新的,独立的句子。

 

第六段: 

当我从梦中哭醒,才知道 那只是一场梦,我依然 只有三十岁。不过,我并没有太多的喜悦,因为那种生命的荒凉,已经被我真实地触摸到了。

文字分析: 这段要清楚句子的重点。努力为听者呈现出一个大的,颓败、萧瑟的场景。

1. 第一句,在这句中,“梦”“只有三十岁”是这句的表现重点,它们是平行关系,“我依然”不要掉下来,跟着前句的铺垫走。

2. 第二句,注意抓住重音“喜悦”“荒凉”“触摸”,更好地传情达意。

 

第七段:

从那以后,我顺利地度过了自己的四十岁,转眼,又将迎来人生的 第五十个年头。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旅程,我的内心 越发平静和安然。我知道,对于衰老的叹惋,只是梦中的呓语,那些岁月的墙,终将 成为过往。

文字分析:这段要注意在陈述句中不要拖泥带水,不要做出过多的断句。

1. 第一、二句,不要做过多断句, “第五十个年头”之前表现断句,强调“第五十”。

2. 第三句,“终将 成为过往”,在“过往”上加大力度,音高稍稍抬头,压住通篇。

 

 笔记符号标识:● 屏气 ↑ 偷气 ⌒ 连 – 空 ~ 拖音 /挑


 

      本课知识点: 

段落之间要注意把握节奏:如果用色彩来区别,陈述段落就如中性灰,做出基本的交代、铺垫就可以了,但陈述段落涵盖的信息量是非常大的,我们要尽可能地在陈述段落传递出更多的信息;描述段落的色彩就可以五彩斑斓些;抒发段落在色彩上,颜色的饱和度就要高些,要很好地去渲染它。

段落里面也要注意把握节奏:段落里面的节奏要根据不同的段落,做不同的调整,有不同的变化。以陈述为主,只是作为铺垫和交代的段落,节奏就要快一些,不能拖泥带水;以描写为主的段落,节奏就要慢下来;以抒发为主的段落,尽管字数不多,但我们也可能会使用大量的断句,并拉大句子的空间,甚至一字一顿的去表现,来增强文字的表现力和感染力。 

本课难点段:

跳转难点段:

第一次遇到这些墙,是我三十岁的时候。在一个异常真实的梦境里,我发现自己 已经到了四十岁。–“四十岁?” –我在梦里急得喊了起来,–“怎么可能一下子 变得那么老?” –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极力挣扎、抗拒,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。沉重的土壤 一层一层埋到了我的胸口,我在梦里 绝望地哭泣。 

本课难点句:

重音表现难点句: 

我猜测,↑究竟是谁 不断地、恶意地 用这句诅咒般的话 来提醒我?

贯穿难点句:

这些墙,↑并不是很高/ ↑很大,不是那种 雄关险隘的城墙,/也不是那些 深宅大院的围墙。↑/它们有点像 ↑旧长城的遗址,●或者某处 乡下农家的矮墙。  

气息,音高、节奏难点句:

声音 若有若无、时隐时现,但即便是聋子 也能听得见。

 


 

教学原文:

岁月的墙 作者:周涛

我听见悚然而又喑哑的声音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:“我老了……”这话令我惊恐,于是我便四面张望,寻找着这声音的来源。

周围的景观依旧,仿佛一切都是沉默着的,噤声无语的,只有季节的四色轮年年岁岁无声碾过。一切都咬紧了牙关,承受这天地间无声之轮的碾压,呈现出无限痛苦的表情——这轻盈的车轮从人类的心灵上驶过去的时候,分量骤然变重!它根本不似从大地上驶过时那么鲜明,那么具有感染力。它是尖锐的、精细的一种压力,它留给人心上的是一种图纹极其复杂怪异的辙印。

于是我寻找这声音。

我在猜测,究竟是谁不断地、恶意地用这句类似诅咒的声音提醒我,是谁用这种话撞击、侵袭、腐蚀我的精神,摧垮我的肉体并进而把我挤迫得无处容身,最终乖乖地被它一脚踹进坟墓里去?

山有此意,然而山峦无语。它只是静默地坐着,你不去看它,就永不会感到它伟大存在的威胁。水有别情,但是流水无形。流水只是像小孩儿一样模仿着一切逝去的东西,它并不明说,而且它从来都乐于饮你、抚慰你、洗濯你。

后来我终于发现,发出这句令人恐惧声音的,不是天空大地高山流水,而正是我自己——它就藏在我的肋骨后面。那声音就是我的声音,它才是苍老的、空洞的,时时刻刻不停重复的。它的声音若无若有、似隐似现,但是即便是聋子也能听得清清楚楚,它是在说:“我老了……”

我顺着这声音走过去,看到了一堵一堵的墙——岁月的墙。这是一些由时间的遗物组合垒筑而成的颓墙残壁,有记忆的块垒,往事的砖石,还有因时代的移动、错位造成的沟壑。它常常使人难以逾越,只好抚墙长叹。

这些墙,并不是很高很大的啊,并不是那类雄关险垣般的墙。也不是深宅大院式的那种高雅完整的护墙,它有些像旧长城的遗迹,也有些像某个山乡农居外的矮墙;它是十分自然的,也是非常朴实的。你几乎很难看出它上面有什么人为的痕迹,但它是墙——岁月的墙。

我第一次发现这种墙是在30岁以后,我做了一个梦,那梦显得格外真实,好像根本不是梦而是真的。那梦没什么奇异,就只是在梦里面我知道了自己已经到了40岁。“40岁?”我在梦中急得喊了起啊……”

我在梦中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我想挣扎,但使不上劲,沉重的土壤一层一层埋到了我的胸口。我为此伤心得在梦中痛哭起来,彻底地感到了生命的荒凉。

当我从梦中哭醒,我知道了那是一个梦。我仍然只是30多岁,但我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庆幸,因为40岁的那面墙,我已经真实地触摸到了。

从那以后,我不仅过了40岁,而且快要过50岁了,恰恰与梦相反,我真正到达它们的时候非常平静、毫不在乎,甚至还有某种轻微的自豪感。我知道了,真正的对于生命衰老的恐惧是只有在梦境中才会产生的,在生存的现实中,你看不到那堵岁月的墙。

在现实中我们仅仅是活着。

只有在梦境里我们才是诗意地活着。

现实中的一切,都是与生存有关的;只有在梦里,与生命有关。现实中没有这些墙,但我们什么也看不见;梦里有墙,可我们却透过这些墙看到了深邃永恒的东西。

这些墙隔开了世界,它把原本浑圆的世界切割下来,只给了你一个平面,这个平面就是现实。

我们在这个平面上循环往复,生老病死。我们熟悉它,习惯它,渐渐容忍并喜欢它,对一切不再惊奇、喜悦。科学的小发明层出不穷,它妄图改变世界甚至许诺还给我们一个梦境,但是我们只能会心地笑一下而已。诗人在现实中寻找那些墙。

一切事物都因隔开而变得优美、变得令人回味,含义无穷。回忆使事物有了景致,间离使往事产生魅力,疏远使历史生出引力。隔是空间也是时间,它消解了仇恨、怨怒、争夺、厮杀……只剩下了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:活力。

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道墙,一部分人总也听不懂另一部分人的话语,一些人总也不能理解另一些人的经验,一代人很难感受上一代人的想法,一种人永难领悟另一种人的感情和要求……啊,这无形的隔膜像是树的年轮一样,它是岁月在我们生命中的波纹,它是时间在我们肉体中发生影响的痕迹!

一层一层,一圈一圈。

我因此而断定:时间的运动形态一定和水的运动形态相似,每一层每一圈之间,都可以找到岁月的墙。

它可能常常表现为一段空白。

我们已经发现并认知了一些墙:我们把一些黑白分明的矮墙定名为“白昼”和“黑夜”;我们把一些染有四种不同色彩的院墙命名为“季节”;我们把那种跨度更大一些的长墙认识为“世纪”。但是……对于更庞大、更复杂的那些墙的规律我们就无从知晓了,我们像乡村的儿童一样茫然于外面的世界!

埃及金字塔,是时间的山。

中国万里长城,是岁月的墙。

也许应该这样理解,也许不可以这样理解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些伟物对人类认知留下的无尽启示。

在墙和墙之间,我们生存着;在墙和墙之间,我们踮起脚来张望着。

踮起脚来张望的一瞬间,人类长高了。那一瞬间的人是多么美丽,那是求知不尽的人,那是跳芭蕾舞的人,那是永远葆有孩子的好奇的人。在岁月的墙边,愿人类永是儿童。

人类永是儿童,虽然我将衰老。

我将因此而欣然、而快乐、而用我喑哑的嗓音击掌大笑。我虽死而复生,我无非是遁过岁月之墙而去,在墙的那边,我犹是儿童。

我将回望墙的这边,深深祝福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2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